人們說,秋天來了。


我側耳聽著秋天的聲音,那是戀人的絮語,染紅了上一季的思念。走在沒有陽光的街頭,我彎身隨手拾起一葉想念,輕輕抖落眷戀的晨珠,默默祈禱,想拜託秋風順道把它寄給遠在愛爾蘭的你。


昨晚你告訴我,你下載了些我們以前常一起聽的歌曲,你說,那些情歌勾起了許多回憶,一切就像是昨天,還是那麼的清晰,那麼的鮮明。你還說,你讓歌曲流淌了一整夜,聽著當初的歌手唱著同樣的情歌,同樣的旋律,沒有我在你身邊,似乎少了些甚麼,也說不上來。


我想,你是忘了下載我的想念。


螢幕那頭,你突然輕輕哼唱起那首再熟悉不過的旋律…it’s the last day on earth, in my dreams, in my dreams, it’s the end of the world, and you have come back to me.


SARAH,遇到妳之後,我才開始注意起每首歌的歌詞,和每首歌所要表達的故事,因為妳,歌曲對我有了意義。你曾經這麼告訴我。


對文字敏感的我,很難只因為歌曲的旋律而愛上一首歌,即使有,也會因為文字無法引起我的共鳴而被打入冷宮。所以,我總會在每次你播放歌曲時,問你歌詞在說些甚麼?


而當時你卻只是搔搔頭,尷尬的說不知道。


「Last day on earth」是我快要離開澳洲前,你常放給我聽的歌。沒有妳在身邊的感覺,就像是在地球的最後一天,你說。


回到台灣後,一天你傳訊息給我,說你所到之處都是那首歌,住宿轉角的便利商店,和朋友們去的遊樂園,路上經過的咖啡店,甚至回到家中收音機傳來的,都是那首思念我的歌。


I miss you,你說。


思念就像其中一句歌詞所說every time anybody speaks your name, I still feel the same, I ache inside, I ache, I ache。想念,的確是會痛的。


寶貝,此時的你還在夢中沉睡著,我將思念折好,用微笑封緘,請秋風寄給你我思念的明信片。


想一個人,不必都帶著眼淚,閉上眼睛,我將會和你在夢中相見。




Kate Miller-Heidke—Last Day On Earth




Look down
往下望
The ground below is crumbling
大地正在崩解
Look up
仰望
The stars are all exploding
星星全都正在爆裂

Hey yeah, hey yeah oh
嘿呦,嘿呦喔
Hey yeah, hey yeah
嘿呦,嘿呦

It's the last, day on earth
這是地球的末日
In my dreams, in my dreams
在我的夢裡,在我的夢裡
It's the end, of the world
這是世界的末日
And you've come back, to me
而那時,你已回到我身邊
In my dreams
在我的夢裡
Between, The dust and the debris
在灰燼與殘骸碎礫之間
There is a light
有一道光芒
Surrounding you and me
環繞著你我

Hey yeah, hey yeah oh oh
嘿呦,嘿呦喔
Hey yeah, hey yeah
嘿呦,嘿

And you hold me closer than I
而你緊緊抱住我,抱得比我緊
Can ever remember being held
可曾記得,曾經被緊緊的擁抱
And I'm not afraid to sleep now
然而我現在並不害怕入睡
If we can stay like this until
但願,我們可以像這樣子一直保持擁抱著直到永遠

Hey yeah, hey yeah oh oh
嘿呦,嘿呦喔
Hey yeah, hey yeah
嘿呦,嘿呦

In my head I play your conversations
在我的腦海裡,我聆聽著你的說話
Over and over til they feel like hallucinations
一遍再一遍,直到它們變得有如夢幻
You know me, I love to lose my mind
你知道我總喜歡封閉自己的心
And everytime anybody speaks your name
而每當有任何人提起你的名字
I still feel the same, I ache, I ache, I ache inside
我就依然感到如是,我痛,我痛,我心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