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我,這天空的藍不是後製的效果,是正港的利物浦藍天)

星期天早晨,也是我們來到Liverpool的第三天。一早醒來,歐約翰先生和我道聲早安後,他神祕兮兮地從我枕頭下取出一樣東西…


是復活節的卡片。


他竟然很貼心的在復活節當天寫了張卡片給我,裡頭有利物浦球隊的隊歌You will never walk alone歌詞,他還畫了Easter Egg和Easter Bunny,不過他笑說那隻兔子應該是中邪了,所以才長得這麼怪,哈哈。於是我也在信封背面畫些圖案和寫些話祝他復活節快樂(右下圖)。



接著我們去Albert Dock享用早餐,這裡的船塢區是由美術館、博物館和眾多餐館咖啡廳所圍成的,紅磚色的建築物,環繞著Mersey河,就是我在Day 1中提到很像義大利威尼斯的美景。我們隨意選了一家看似可愛小巧的店,點了簡單的早餐,店裡頭還有一顆樹掛滿了復活節彩蛋,很應景。






吃完了早餐,我們就開始把握最後一天在利物浦走走逛逛的機會。


城市改造前的利物浦,聽說是個令人詬病瀰漫頹廢氣息的港市。不知道如果早幾年造訪利物浦,我會有怎樣的觀感和心情?但是,過去式不重要,我喜歡利物浦改頭換面後的,進行式


利物浦是英國很重要的海港城市,早年熱絡的進出口貿易和奴隸交易盛行讓這個城市瞬間繁榮起來,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更是扮演重要的軍港角色,在當時慘遭重創,幾乎全毀,重建後再加上傳統製造業的沒落,利物浦開始嘗試轉型,為都市加入更多不同的元素。因為擁有輝煌的歷史,所以2004年還被列入聯合國世界遺產中,說利物浦是個走過歷史的城市,真是一點也不為過。





在愛爾蘭馬鈴薯大饑荒時期,成千上萬的愛爾蘭人民逃難至此,所以這裡有很多愛爾蘭人。我們去看Liverpool球隊的足球賽時,後面坐了一排都是抄著愛爾蘭口音的球迷,我興奮地跟歐約翰先生說:『啊,好久沒有聽到愛爾蘭口音了,還真有點懷念。』


他斜看了我一眼,說:『很有趣,那不知道每天跟你講話的人是誰喔?』哈哈,太習慣歐約翰先生的口音,竟然一時忘記我可是每天跟一個「愛爾蘭人」生活在一起









除了有「世界文化遺產」的殊榮,利物浦更入選2008年的歐洲文化之都European Capital of Culture,入選的都市除了可以得到政府當局編列都市更新的預算補助,也會獲得歐盟的預算補助,所以會有充分的時間和資金去推動城市的所有藝文活動,更重要的是可以吸引大批觀光客的湧入和消費。


歐約翰先生說,愛爾蘭的科克(Cork)曾入選2005年的歐洲文化之都,可惜我上次去愛爾蘭時沒有機會拜訪,不過我相信,總有一天。









OK,言歸正傳,利物浦有一個很受歡迎、辨識度很高的公共藝術的地標物—Superlamb Banana(超級香蕉羊) ,哈哈,真的是很可愛的名字。話說之前我在購物廣場就看過「黃黃一條」的不明物,很像香蕉,但是又不像,我問歐約翰先生那是甚麼?他說是banana lamb, something like this。


當時我也不以為意,結果在第三天終於見到它們的廬山真面目。




應該是有7隻左右的超級香蕉羊在路口附近排排站,看到的當下我興奮地叫了出來,因為太可愛了,又像羊,又像狗,還有那香蕉狀的尾巴,哎呀,真想帶一隻回家當紀念。它們的家族聽說有124隻(據說分散在城市的角落裡,等著大家去發掘),是為了2008年的特別創作展而製做,而原始本尊亮黃色的超級香蕉羊是1998年的日本當代藝術大師所創作,理念是利物浦港市當年大量進口的香蕉和出口的羊隻的結合,也有人說,這隻「基因改造羊」背後隱藏的意義是為了反映當時嚴肅的基因改造議題。



不過這幾隻香蕉羊,就孤伶伶地站在巷口的轉角,像是等待著有心人帶它們回家,而每一隻身上那色彩鮮明、不同元素的符號,卻又帶給這個城市一點童心未泯的,單純




這隻是歐約翰先生失散多年的愛人,老實說,它看起來像是偷偷混入羊群裡的,豬隻


雖然超級香蕉羊在利物浦的知名度高居不下,但是我的好奇心還是對那傳說中的Liver Bird無法忘懷。


歐約翰先生告訴我,Liverpool這城市名字的由來,就是那Liver Bird。早在抵達利物浦的第一天,我們站在市中心的一角,他伸手遙指遠方大樓上的兩隻鳥說:『那就是所謂的Liver Bird。』從那一刻起,我就對這似乎只存在傳說中的鳥著迷不已。


為了這「鳥事」,我上網查了些資料,關於Liver Bird真正的面目和來源,眾說紛紜,有人說這鳥其實是來自澳洲的鳥或是其他國家的種源。但是利物浦城市覺得Liver Bird是很特別的,就跟這都市一樣獨特,所以不願意和其他國家共享相似的象徵符號,於是創造了這隻獨一無二的利物鳥,從此成了利物浦的市鳥和代表。



在著名的the Royal Liver Building上頭有兩隻Liver Bird,有18英呎高,等於5.4864公尺高左右,我們從大樓下往上看就覺得兩隻鳥很巨大,如果有機會站在巨鳥的面前,應該會震撼地無法言喻吧。


(屋頂上有兩隻利物鳥)

有個說法是,倘若有一天這兩隻Liver Bird飛走了,利物浦也將不再存在。
If the birds flew away, Liverpool would cease to exist.



我很喜歡利物浦大樓附近的廣場,許多人攜家帶眷都在這裡看海做日光浴,情侶更不只是曬太陽,也順便曬幸福。此時此刻,我被這一片寧靜慵懶的氣息給完全征服,真的是太愛利物浦了。













我們看到兩個年輕人在橋邊脫衣服,想說他們可能要跳水....


結果只是倒衝栽而已!



我在轉角處拍下這幾張照片。




看清楚了嗎?這其實是一棟建築物在對面大樓的玻璃鏡子所反射出來的影像,好有味道。





我想,利物浦是個會說故事,也有說不完得故事的迷人城市。所以,關於Liverpool的故事我還沒說完…



待續....


P.S.照片裡的美景和藍到很誇張的藍天白雲都是現場拍攝的,絕不是事後做假或是合成的照片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rah 的頭像
sarah

What's the story?

sara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